铁血硬汉—电吉他英雄Zakk Wylde逸闻录

2015-01-10 | 发布者: linlin | 查看: | 评论:

Zakk Wylde 逸闻录
翻译+整理:cleric(如需转载请标明译者)




括号内为本人无责任注解。


METAL SLUDGE 搞笑20问节选

问:ZAKK,请给以下吉他手打分,1分最低,10最高。

ZW:
Slash = 喝酒能力10+
C.C. DeVille = 发型很赞…吉他弹的和屎一样。
Bruce Kulick = 那头黑发不错。(这人怎么老注意别人的头发……)
Ace Frehley = 世界排名第4。(前三名是谁?EDDIE?RANDY?囧)
Mick Mars = 他长得比我还丑。(……这算是损人家还是夸人家?囧)
Kirk Hammett = Metallica是无法被阻止的!
Joe Holmes = 敢对OZZY胡来老子了你!(ZAKK吃醋了哈哈,那时候JOE在OZZFEST上正给OZZY伴奏……)
Ted Nugent = 杀,杀,杀。
Dimebag Darrell = 喝, 喝, 喝; riff, riff, riff。



问:ZAKK,请给以下乐队和歌手打分,分数依据于你有多想和他们一起巡演。

Pantera = 10+
OzzFest = 10+
Poison = 你脑子有病吗?
Cinderella = 0
Motley Crue = 10
Kid Rock = Joe C 很不错。
Britney Spears = TM的当然愿意!(MARTY在做到这一题时,也说不喜欢小甜甜的男人都是GAY,英雄难过美人关……)
Metallica = 10
Kiss = 10
Sebastian Bach = 去TM的

问:在OZZY的巡演大巴上最恶心的事是什么?
ZW:没有酒。

问:有传言说OZZY喜欢在台上泼水是为了掩饰他尿裤子的事实?
ZW:不,他倒是总朝我泼水来着,因为第一次和他同台表演的时候,吓得尿裤子的人是我。

问:下面给你一些摇滚明星的名字,请你用一句简短的话来概括对他们的感想。

Sharon Osbourne = 赞!
Eddie Vedder = 傻马赛克B孬种一个
Randy Castillo = 我哥们
Slaughter = 哦上帝啊!
Warrant = 哦佛祖啊!
Vince Neil = 和我喝过几杯
Kid Rock = 如果我能和他一样RAP也不错,只可惜我太白了。(这笑话真冷)
Limp Bizkit = 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软蛋(ZAKK总喊他们LIMP DICK= =)。
Scott Weiland = 傻马赛克B
Axl Rose = 做人有点太不干脆
Tommy Lee = 他老二很大
Lars Ulrich = 他老二没有TOMMY大!



GW杂志07年8月号OZZY的采访

问:OZZY,能说说你最近和ZAKK的关系如何吗?
OZZY: 我和你说个故事。还记得几年前我在拍THEOSBOURNES时,开摩托车结果出了车祸导致受重伤吗?我TM伤的简直不成人形了,断了8条肋骨,颈椎和锁骨也都断了,我觉得我多半要挂了,就是躺在床上,是不是昏迷状态也不记得,总之我整个人就是不在状态。有天夜里我突然醒过来,看着窗帘后面竟然坐了一个人,那个人看起来很像是ZAKK,我想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。但叫我难以置信的是,的确就是他!他一直一个人坐在那儿,而且一坐就是五天,一动也不动,就那么坐着,他在等我醒过来。你想知道我如何形容我和ZAKK的关系?他是我的朋友,我真正的朋友。


Deseret Morning News的采访。

ZW:
我现在还是和OZZY一起演出。我爱那个男人到死。但是他不可能像这样一直演下去,他已经60岁,总有一天他会走过来对我说,“ZAKK,是该停下来的时候了。”
我永远也不期望那一天的来临,但是,它终究会来的。到那个时候,我希望我还能继续从事我所爱的事业——那就是音乐。这就是我坚持我的SOLO计划好比像PRIDE & GLORY的原因。

某出处不详的OZZY采访。

OZZY: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找一个好的吉他手。某个具有真正演奏实力,而不是瞎捣鼓一通的人。我依然与ZAKK保持合作关系,LIVE也好,录CD也好,但是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。他现在是他自己的老板,他为我工作还能TM的得到什么好处?BLS的T恤卖的和OZZY的一样多,而且他还在不停巡演。但是我们依然很亲近——他就像我的兄弟一样,他就是我的孩子,我的家人。


METAL EDGE采访。说到当时刚去世不久的DIMEBAG。

ZW:我还挺相信有上帝或者是来世这一类的说法,有次我老婆去一个用塔罗牌算命的女人那儿,请她帮我算一卦。你知道她回来后对我说什么来着?“那个算命师这么说:回去告诉ZAKK,我知道他现在正经历着很难熬的日子,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DIME是那只会停留在他肩上的小鸟。当他陷入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的时候,DIME永远都在他的身边守护着他。”后来有一次我在自家院子的时候,一只小鸟忽然停在我的LESPAUL上面,我对他说“DIME,最近如何啊,兄弟?”,到处都是鸟儿,我在仓库健身的时候,也能看到小鸟,我又对小鸟说“DIME,你在干什么呢哥们?”,就是这样,他一直就在那里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



出处不详的采访。

ZW:“Dave Grohl如果有胆遇见我,我一定会TM的把他往死里打。因为他是个傻马赛克B,他给OZZY写的歌又酸又臭,而且,这意味着我TM还得弹他写的东西!最叫我受不了的就是一点。FOOFIGHTERS就和那种流行女人团体一样,但就这种人,还有OFFSPRING的家伙竟然能接受OZZY的委托给他写歌,我的意思是,这帮家伙根本不会弹RANDY的SOLO。Dave Grohl?DaveTM的Grohl带种的话就来我面前弹Mr.Crowley,我TM打赌他根本弹不出个鸟来!找这种人来给OZZY写歌?就因为他为那个什么Shitvana打过鼓??

(ZAKK骂人真好笑,当然我无意冒犯DAVE还有NIRVANA,实际上我觉得他们还蛮好玩的……。如果DAVE没有帮OZZY CO WRITE过的话,ZAKK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意见吧……问题是,ZAKK这个人的醋劲……很大= =,他恨接近OZZY/帮OZZY写歌的人,尤其是那些吉他弹的没他好的……而且DOWN TOEARTH里他自己写的所有东西都被OZZY给砍了,那时候他心里火大着呢,再加上他一向口无遮拦,所以,原谅他吧DAVE……)

有FANS看见ZAKK在餐厅里吃完饭后,带着剩下的食物去喂街上的野狗。(他喜欢小动物)


ZAKK在某访谈里提到了前辈JAKE。很少见……

ZW: JAKE的揉弦和右手拨弦很厉害。我喜欢听他弹的东西,当我在表演OZZY和JAKE合作的歌曲,譬如“Bark At The Moon”和“Shot In The Dark”的时候,我总是努力弹的和他一模一样。我想就算JAKE在观众当中听到了我的演奏,他也绝不会对我的表现失望。





ZAKK擦掉他的rebel flag Les Paul上的颜色,并粘上许多酒瓶盖的原因是,他发现POISON的歌手Bret Michaels也有一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rebel flag Les Paul,觉得很丢脸+火大,然后就自己动手把吉他给改装了。

(人家POISON招谁惹谁了……那么多人不待见= =)



出处不详的采访。

问:据我所知,还有不少乐迷只知道你是OZZY的吉他手,对于你的个人项目一无所知,对此你是怎么想的?

ZW:是的,我知道有这么个情况,不过那又怎样,对于是OZZY的吉他手这一点,我已足够自豪的了。并不像是“那个从OZZY家出来的吉他手现在加入了后街男孩”这么随便的事,事实是,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几个人才能做到这一点?只有像Randy Rhoads, Jake E. Lee, BradGillis, 和Joe (Holmes)才可以。这就是我自豪的地方!

(大哥,你漏了不少人……-_,-)



出处不详的采访。

问:  
你觉得你和OZZY和黑安的那些吉他手们有什么联系吗?

ZAKK:  
在黑色安息日没有“吉他手们”,只有一位重金属的神,他就是TONY IOMMI。

(记者是小白……)


出处不详的采访。

问:  
能说说你是怎么去帮OZZY录Down to Earth主音吉他的经过吗?

ZAKK:  
有一天我在我家后院铲狗便便的时候,OZZY给我打了个电话,他问我愿不愿意过来帮他录音,我说,当然没问题,你就尽管下达指令吧,然后他说你玩命弹就得了。我和OZZY之间不需要中间人和律师什么的玩意儿,根本不需要。我要做的就是问他现在在哪里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在他面前出现。

(这大概就是$HARON虽然不待见ZAKK拿她不当回事,不待见ZAKK不听她的话去戒酒,不待见ZAKK留那恶心的大胡子,但依然没有让OZZY赶走ZAKK的财政上的原因吧……|||,有条八卦是,JOEHOLMES没能和OZZY录成一张CD,就是因为JOE开的价太高了……而ZAKK这个思想相对简单的粗人根本就不管那些东西。而且他说和GNR处的不愉快的其中一条理由也是,还没怎么着呢AXL就开始找律师和他谈话……他很受不了。不过就算这样ZAKK还是挺有钱的,上个月他刚捐了100万给某家儿童医院……他对小朋友很有爱。)


关于电影ROCK STAR

ZW:拍电影这活儿真不错。我需要做的就是人到场,喝啤酒,弹吉他,锻炼身体,然后我还有工资拿!要是MARK打算拍个什么肮脏的哈利续集一类的东西,我很愿意揣着把点44在里面露一小脸。 



出处不详的采访。

ZW:你想听OZZY的故事吗,我有老多可乐的了,这就给你说一个:当我们录OZZMOSIS的时候,我在录音室贴了一张ZEPPELIN的海报,贴了一张JIMI的海报,还有一些哥特系邪神的图画什么的挂在墙壁上。有一天我去曼哈顿一家很酷的书店,那里从圣经到金刚经什么神神叨叨的书都有,然后我发现他们有卖AlistairCrowley的海报,我就想这个贴在我们录音室一定很衬。然后我就买了,6块6毛6,这价格神奇吧!回去后我把海报贴在墙上,就开始整我自己的东西,吉他啥的。这会儿OZ来了,他说嗨ZAKK吃了没,我说吃了你吃过了没总之按照我们以往的例行胡扯了一通,然后我们就开始工作,完了后OZ忽然注意到墙上的ZEPPELIN海报,他说“伙计,看这就是TM的BONHAM,你会爱死他的,ZAKK,他是我认识的最TM酷的人,我过去经常和他整晚整晚的喝酒。”,吧啦吧啦一通,然后他又注意到JIMI的海报,那张照片JIMI抱着吉他,满脸陶醉,一副用鼻孔看人的表情,于是OZZY就又来了:“老天,你能想象他过去曾把多少毒品塞到他那大鼻孔里?”,最后他看到了Crowley的海报,他说“ZAKK,这个光头傻马赛克B是谁,你TM把他贴在墙上干什么?”,我简直没囧死,我说“OZ,那是AlistairCrowley。”,OZ说:“哦,原来他就长成这样啊。”,他唱这个人的歌已经唱了快二十年了,他竟然完全不知道他长什么样?老天啊,OZZY这人绝对是我遇见过的最搞笑的人。



出处不详的采访。

问:
你成为录音室吉他手(session guitarist,就是特指那些只录STUDIO的人,不知道确切怎么翻),和OZZY一起录Joe Holmes已经录过原始音轨的那些歌的时候,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过?  

ZAKK:  
作 为一个男人,我的确有我的自尊。音乐始终是第一位的,我内心的想法是,嗨,OZZY,我真不想弹这些东西,但是OZZY又对我说,我写了这些歌,我真的很喜欢他们。如果OZZY想让我弹,那么我还是会去弹。当然,我更愿意和OZZY一起写TM一整张专辑的歌然后再去弹他,但现在实际的情况是我们没做到这一步。这就像你的父母让你去做什么一样,尽管你内心可能不喜欢,但你不得不做。

问:
那么弹David Grohl写的歌的时候,你有什么感受?

ZAKK:  
那歌简直搞笑到了极点,我都想不出形容词来形容他有多烂。我不是在开玩笑,烂的都简直让我不好意思弹。这对我是一种冒犯,我的意思是,操TM的。如果我见着这家伙不把他揍的狗吃屎我不姓WYLDE。

问:  
你在这之中有没有做出妥协?

ZAKK:  
没有,对于那些有机会和OZZY一起工作,但热情还不及我一半的家伙,我理都不想理他们。滚的越远越好。他们竟然能带着那样的烂歌过来?我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。

问:
你是一个容易钻牛角尖的人。

ZAKK:  
这就是BLS的LOGO只有黑白两色的原因。对我来说,永远没有灰色地带的存在,生活要么是黑色,要么就是白色。没有妥协。你要么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,要么就是个大善人,我可没有时间搞那些八点党剧场,兄弟。

(我最喜欢的一段访谈,放最后。……只是觉得这最能概括ZAKK的性格。ZAKK HATER们老是说他弹琴感情太泛滥,说他这种非黑即白的人根本没办法私下相处,所以这么多年来并不是他没机会跳槽,而是只有OZZY才能受的了他……我承认他们说的都对,不过在我看来这也是他最可爱的地方,这种很真很真的人已经很少了……黑安的贝司手GEEZER说ZAKK是个疯子,OZZY是老疯子,而他是小疯子XD,所以他们才能这么投缘吧)

Uqi木木吉他网

X
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